Yoahtic

一个粗野的脑洞搬运工。近期逆转裁判夕心沉迷,兼吃JOJO。

【idolish7/アイナナ】(乐纺)那朵花究竟向你诉说着什么

谢谢款待!好吃!啵唧一口太太!

山崎弥生:

首先 @Yoahtic 生日快乐!


不想说太多,总之并不是一个太难懂的故事。


是乐纺,但是因为我的坏习惯,老是只用人称代词。


十分我流的乐纺,ooc预警,bug可能,大概过不了几个月又会被主线剧情打脸【


 


1.


她最近似乎开始用香水了。


在工作的场合,他总能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而她所及之处,总是萦绕着淡淡的一抹花香。


他竟感到窃喜。


最想被他抱No.1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忽略这点小细节呢,他猜其他人肯定都没察觉到,而他是头一个。


八乙女乐一直以自己的这个优点为荣,他从不吝于对女性的赞美,更不会放过她们身上每一个微小的变化,更何况那是他喜欢的人。


那是他一天念上多少遍,想起多少次,都不会感到厌倦的一个人。他害怕错过她一点一滴的变化,好像不这样他就无法紧紧抓住她一样。


但是他要怎样抓住她。


他从来都不能抓住她。


他不能这么自私。


这不仅对不起她,更对不起他自己。


理智上,他向来这样警告自己。


但他无法阻止自己望向她的眼睛,也无法阻止自己想念她的心。


毕竟爱情是藏不住的。


就好像在心底悄悄生根发芽的一粒种子,慢慢地开出一朵花,然后连呼吸中都沾染上花香,遮不住丢不掉。仿佛在无声地向人昭告,我的心中有个如花朵一般美好的人。


他其实很想当面赞美她,告诉她香水很适合她,就像他曾经一直在做的一样。他坚信,当面赞美永远比隔着rabbit chat要真诚得多。


但是他知道他不可以。


他明知道他无处可藏,却仍要学着做一个冷静自持的人,将那朵花深深藏在心中,不让任何人察觉到一点点香气,尽管他知道这是多么徒劳。


 


2.


意识到他已经很多天没在电视局遇到她时,他才想起来最近见到大神万理的频率高了很多。


他最初是在刻意回避与她碰上,然后连刻意都不需要了,他是真的见不到她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这些天和往常一样,在空闲的时候和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上几句,他觉得她从未表现出任何与以往不同的态度。


变得不同的是他自己。


他不必再斟酌字词,琢磨着怎样能让她察觉到自己的心意,却又不至于吓到她。


因为已经没有必要了。


现在倒真的只是聊天了,聊生活,聊工作,聊爱好,和寻常的友人没什么两样。


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在rc里,她一直是那个她,但他却始终没见到她,不该是这样。她应当是非常热衷于工作的,非常热爱idolish7的,如果条件允许,她会出现在idolish7所有的工作场合,而非让大神代劳。


所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而他不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她宁愿在他面前粉饰太平都不愿意告诉他。他本以为,就算当不成恋人,他们也该算得上是朋友的。


他感到惊慌。


他不知道他是从哪一步开始做错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错的。


他国中时就已经开始收到女孩的情书,在情人节收到各式各样的巧克力。在他叛逆期最严重的那段时间,尝试交过女友。在女友不开心的时候,给她买一对耳钉,请她吃一个可丽饼,甚至在邮件里好话哄几句,就能把她重新哄得喜笑颜开。但他始终没什么心动的实感,于是又顺理成章地分手,被几个狐朋狗友拉去各种联谊充场面,女友反正是再没找过。


他没有追过女孩,在遇上她之前,他总以为自己是个缺乏感情的人。他不知道怎样做才是正确的、合适的,他只是凭借他的本能,去追逐她的身影,如同孩童学步一般稚嫩。所以会犯错也不奇怪,会伤害到什么人也不奇怪,每个人都是从零开始,在挫折和疼痛中成长。


但他不想这样。


他不被允许犯错,因为他是站在镁光灯下的人,强烈到刺眼的灯光会照亮他身上每一个角落,企图连半寸影子都不留给他。


他更不想伤害到她,他不想因他身上的枷锁而限制住了她,他是不自由的,但她应当是自由的。


于是他蹑手蹑脚,却还是逃脱不了犯错的命运。感情本不分对错,但此时此刻,它从萌发的那一刻便注定是错的。


那朵花的根茎紧紧抓住他的心,他好像被藤蔓扼住咽喉,被荆棘刺痛皮肤,他感到令人绝望的窒息与疼痛。


是他错了吗?


她知道最终会变成这样吗?


是不是只有他在为此苦恼?


她是不是已经开始讨厌他了?


他敲打小键盘,触屏音效连成没有起伏又毫无意义的一长串,却在准备发送时开始踟蹰,提不起这微不足道的一点点勇气。


 


3.


她病了。


他应该早点察觉的,他之前究竟在干什么?


他选择回避她,不代表他不需要关心她。


他从未想过要放弃,尽管这与现实产生矛盾。他喜欢她,所以想要接近她,想要看到她的笑容,想要把最好的东西献给她,这是人的本能,在他放弃喜欢她之前,他就不会放弃追求她的本能。他怎么能做到放弃喜欢她,他无法想象。


即使这一切都是无望的,即使没有任何结果,即使他精疲力竭遍体鳞伤。


他深知这是一条单行道,去了便无法回头。但是他甘之如饴,他觉得值得。困难像山一样多,他孤身一人势单力薄,可是不走到底,谁也不会知道那尽头究竟是目的地还是死路。


他还是得做到他该做的,即便撇去这点暧昧的感情,作为友人,他也应当去看望生病的朋友,给难熬的病中时光带去些色彩。


他思考应该怎么去探病,她也许病得很重,所以连出门工作都无法做到,只能在家休养。现在他情况特殊,不能堂堂正正地出现在小鸟游事务所。他老爹也不喜欢他们跟小鸟游事务所的人私交太好,虽然经纪人一直很纵容他们的任性。


若是直接在rc里问候,那就太冷冰冰了,他必须得当面探病,这样他也能找到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见她。


思来想去,只有一个方法。


 


4.


她打开门,对于出现在门后的人有些疑惑。


“咦?我应该没有……”


“是那位绿色头发的小哥联系的我。”


“啊……这样啊,辛苦您了。”


她明显感到喉咙那边产生了令人熟悉而厌烦的不适,她轻轻咳了两声,试图将那些不适感压下去。


“没事,工作嘛。听说您生病了,不知情况严不严重。”


“让您费心了,不是太严重。就是总咳嗽,担心在电视局影响到别人,也怕传染给别人。真是让人头疼,这病一直都不好,还得麻烦万理先生代我工作。”


“您平时也得注意休息,别太勉强自己。还有,如果病一直不好,最好还是去一下医院比较好,万一恶化了就更麻烦了。”


“谢谢您的关心。谢谢您的荞麦面,您工作应该还挺忙的吧,在这边待太久会不会影响到工作……?”


“也是,那我就走了。”


她知道这个送人走的方法挺不礼貌的,但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喉咙口的东西仿佛要挤进她的口腔,这样会连正常说话都无法做到,会吓到那个人的。


她匆匆忙忙,又努力轻柔地关上门,头抵着微凉的门板,手捂住口,剧烈地咳起来。她觉得仿佛门都在跟着颤抖,好像肺都要被咳出来。


猛咳完一阵后,她有点缺氧,脑袋晕晕乎乎的,闭眼将头靠在门上,无声叹气。


 


5.


她的脸色并不是太好,在努力地压抑着咳嗽。她的病并不轻,至少比她试图表现给他的程度要严重许多。


他靠在门上,深呼吸着平复心跳。他实在太久没有见到她了,连看她一眼都让人感到惶恐而紧张,就像个经历初恋的国中生。


他觉得她身上的花香有点变了,香气变得浓郁,像是花朵开到极致即将开始凋亡时散发出的那种成熟而绝望的香气。它试图将所有积蓄的养分榨干,用尽了全力,献出自己的所有,希望被人注视,见证这最灿烂的一刻,然后便义无反顾地走向消亡。


然后他隔着门,听到了那一头,压抑而撕心裂肺的咳声。


他心一慌,还管什么“工作”,赶紧转身去开门,她咳得太急,应该还没来得及锁。


白色的、纤细卷曲的花瓣散乱地落在地上,触目惊心。仿佛花朵开到极致时,被狂风肆虐过后的一片狼藉。


他噤了声。


他试图说些什么来打破尴尬,但是他感到混乱,眼前的一切似乎都超出了他能理解的范围。不管是落了一地的花瓣,还是站在他旁边眼眶泛红的她。那究竟是剧烈咳嗽后的生理泪水,还是她不愿让他看到这一切的委屈与尴尬?


他沉默着,照着很久远的记忆找到扫帚和畚箕,收拾好一切,无声地离开了。


他不敢看她的眼睛,然而他并不知道将来他会为这唯一一次怯懦而后悔至极。他只是害怕看到她受伤的眼神,他不确定他是不是看到了一些他不该窥探的东西。


 


6.


“天,问你个问题。”


彼时他们正在乐屋待机等着re:vale的节目stand by,他扯着衣领,将褶皱抚平。


“嗯?”


“有没有什么病,是会有花掉出来的?”


“噗。”


“你笑什么?”


“你意外地会有一些很少女的奇思妙想啊。”


“这有什么少女的?”


“传言有种病叫作花吐症,是在暗恋一个人时会患上的,患上这种病的人会从嘴中吐出花朵,并会随时间流逝逐渐加重,甚至死亡。唯一的治疗方法,是得到暗恋的那个人的吻。”


“那你为什么会知道这种少女的豆知识?”


“女孩子大多喜欢这些浪漫的东西,我只是从粉丝那边听说的,究竟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我也没亲眼见过。”


可是这是真正存在的吗?


这种仿佛都市传说一般的东西?


他真的可以相信这种东西吗?


也许那真的只是普通的花瓣,也许她只是普通的受凉咳嗽。


但是如果用这个名词来理解,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释了。


那花香不是什么香水的香调,只是花香而已。


她的确不太方便出现在工作场合,因为她无法解释那些花瓣的来由。


她的确没得什么大病,却那么疼痛而致命。


那,那么浓烈的香气,是在试图用所有的力量呼唤着某个人回头吗?就像是在诉说着“看着我,再看我一眼”一般,发出绝望的求救。她明明一个字都没有说,他却觉得她内心深处一定期盼着解脱与救赎。


那她会不会病入膏肓?会不会……?


他不敢想了,他感到由内而外的战栗。


可是那会是谁?


她用尽全力去呼唤的,求而不得的,割舍不下的那个人究竟是谁?是谁没有珍惜好她?是谁无法察觉她的好?他由衷地嫉妒而憎恨那个人。


他究竟应该怎么办?


她有了喜欢的人。那个人是不是他?


 


7.


他收到来自和泉弟弟的rc,然后匆匆忙忙地赶往小鸟游事务所,没有心思做任何伪装。


他从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他被允许进入她的房间,他本该对此感到激动。但他在一大群人复杂的眼神的注目下,心情反而变得无比沉重,仿佛对他的处刑。


浓郁过头的花香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更加多的花瓣散落在地上、枕头上、被子上,甚至还随着她的咳嗽不断从手中滑落。他觉得她的脸色和花瓣没什么两样。


他被叫来当然不会是单纯的探病,他心中燃起少许希望,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啊……没想到我还是被猜中了呢。我还以为我藏得挺好,谁都不会发现的。”


她扯开一个微笑,眼睛也微微眯起,和她平常笑起来的样子一模一样,但她苍白的脸色让这宽慰性质的微笑反而更让人心痛。


他突然觉得他很快就要得到那个他期盼了很久的答案了,可是他觉得又或许不会。他只是觉得如果答案真如他所想,那就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发展,她不该对他隐瞒病情这么久,在他面前粉饰出一切安好的模样,在他的逼问下才躲躲闪闪地承认,甚至还有所保留,然后独自忍受病痛的折磨直到其他人都看不下去。


她分明是在求救,他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但那一瞬的懦弱牵扯住他的脚步,让他不敢继续犯错。那时她的眼中究竟在向他诉说什么?他已经没有机会知道了,他本可以知道的,本来不该变成今天这样的。


那时他疯狂地嫉妒着的人,竟就是他自己,多么讽刺。他情愿去嫉妒一个姓甚名谁都不知道的人,也没想起要找个理由多探几次病。或许这情有可原,但他无法原谅这样的自己。八乙女乐不该是这样的人,他有喜欢的人就要去追求,如果被拒绝就要坦然放下。他在被拒绝之前,就已经开始失去勇气,从这里开始就已经错了。


“对不起,我大概让你感到困扰了。我只是不知道我应不应该向你坦白,毕竟情况特殊,现在又是很敏感的时期。我很犹豫,结果还是被你知道了……谢谢你前两天来探病,吓到了你我很抱歉。”


“我……”


他前两天是以荞麦屋的名义去探病的。


“对不起,我其实很早知道了。一直装作不知道,我感到非常抱歉。……对不起,我其实知道很多,但是我一直都装作不知道。我很笨,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好这样的事情,所以只能视而不见。我知道我一直在伤害你,对不起。”


她一直在道歉,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需要道歉的地方。


“……所以会变成这样,大概也是我自作自受吧……”


不是的,不是的。


他应该怎么说?她其实没有任何错。她不需要用病痛来惩罚自己。他们不够强大,他们无能为力,被这个圈子牵绊住脚步,于是变得胆小,变得犹豫,为自己添上多余的镣铐,变得畏手畏脚,不敢肆意地奔跑。


他只是伸出手,轻轻地抱住了她。


一切言语都不足以表达心中所想,他从未觉得自己是这么不善言辞的一个人。但幸而胸腔中这颗不断跳动的心脏从不说谎。


他想说你可以自私一点的,你可以更加勇敢一点的,因为他会保护好她的。但他更想尊重她的选择——无论那选项的前方等待着他的是什么——正如她害怕伤害到他一样,他同样害怕伤害到她。


他第一次拥抱她,却只想感叹她为何这么瘦,像花一样美丽而脆弱,仿佛随时都要消散在他怀中。她其实是个很强大的人,她用她的温柔与细致支撑起这个年轻稚嫩的偶像团体,她对她的工作热情而勤奋,他被她的光芒吸引,用“脆弱”这个词语来形容她其实并不恰当。


她将头埋进他怀里,发出轻微的哽咽。


他突然慌了。


什么强大坚强,没有人不会受伤,受伤就会感到疼痛。


“没事的,没事的。”


他只是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尽管他知道这并不能让她真正释怀。


他曾经觉得他的父亲不懂得爱情,也未曾拥有过爱情,他一定能比父亲做得更好。但他渐渐地开始觉得并不是这么回事了。


他的理智与情感在进行一场极其漫长的斗争,有时理智说服了他,有时情感打动了他,他变得矛盾,然后在这矛盾中品尝到甜蜜与苦涩交杂的滋味,成为滋养心灵的养料。


他依旧说不出爱情究竟是什么模样,他只是模糊地感受到而已,说不清道不明,好像说出口就会褪去所有光彩一般。


他在混沌之中寻找唯一的出口,兜兜转转磕磕碰碰留下数不清的细小伤口,他现在或许正面对着出口,不算太远,只要迈开腿全力奔跑,就能得到他所期望的。


然而这并不是一个足够好的时机,他们本应当用更长的时间与更多的耐心来慢慢沉淀,来寻求一条绝对不会出错的路线,寻求一个他们都满意的答案。但她已然被死神扼住咽喉,他们没有时间了。


上天是那么不留情面,用即将归零的倒计时逼迫他们做出选择。


“那么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只要回答这一个问题就好。


“请问你喜欢我吗?”


他的声音不怎么响,但足够让她听清。他不需要其他的答案,他只想知道是或否,其他的信息一概不需要,他相信她能听懂。


“是的,我喜欢你。”


她笑起来,眼角还湿润着,眼神一如既往。


“太好了,正巧我也喜欢你。”


于是上天赐予他们一场纷纷扬扬的花雨,仿佛一场盛大而浪漫的婚礼。


 


 


一个有点啰嗦的后记,可以选择无视。


 


啊……bg出道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作死要写这么多的乐总视角,然后还作大死写这么多心理描写,所以感觉会很ooc,真的十分对不起我的好亲友【土下座


没有写太多纺纺视角,是因为私心想让大家猜猜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前文的暗示是否充分了,但不写纺纺内心的挣扎与矛盾,是因为我觉得光“花吐症”这三个字就足以解释了。


其实前一个废掉的稿子那个视角更加清奇,我自认还写得挺好玩的,埋了很多有趣的东西,如果写后记我可以写一大段出来。但是没有写完就被七月的更新打脸了【吐烟


让荞麦屋出场以及掉马是因为亲友对他执念太深了(笑)


写这个paro是因为“言わぬが花”这句实在太美了,完全不知道要怎样用中文翻译才能还原这种美。以及纺纺落的花是白色风信子,花语是不敢表露的爱,花雨是蓝色风信子,在英国是不可或缺的婚礼用花。


结尾十分魔幻,完全是为了满足个人的中二趣味,甚至可以说是为了这个结尾才写花吐症paro的【


结局还挺开放式的,是我流he【



【夕心】别来无恙

人工智能×人类AU
预警:结果我还是写了AU……自我满足的脑洞放飞,文笔没有,题不对文,私设和bug多如山,雷,ooc,如有不适请按叉。

“唔……我成为研究AI的科研人员的理由吗?大概要从好几年前说起吧。嗯……准确来说是七年前吧。”
“……七年前吗?”
“嗯!我应该跟你提过我小时候因为能力太强完全无法与外人相处的事吧?”
“听取心声的能力吗?当然,一年零两个月十三天前的上午十一点二十二分零八秒,跟某个喜欢高处的小姑娘相比,我的记性可是好得多啊。”
“异议!你的数据存储容量当然比我大得多啦!一般人类谁会记得那么精确的时间点啊!真是的我说到哪里了……啊,因为我小时候跟别人接触就会因为接受过多杂音而感到身体不适,所以妈妈都不让我随意出门呢,连来访的客人都很少。但是那天妈妈带了一个客人回来呢,样子我已经有点记不清了,不过应该是很高大帅气吧!”
“连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还真好意思说啊,大脑皮层光滑的小姑娘。”
“呜……但……但是重要的不是外貌啦!我本来很害怕跟外人接触,但是很奇怪的是我并没有从那个人那里听到任何杂音呢,他给我一种……很令人安心的感觉。”
“听不到心声?那家伙……不是人类吗?”
“哎哎哎你怎么知道他是AI的?!”
“逻辑演算得出的必然结果,虽然我没说他是AI就是了。况且这种事情像你们人类随便动脑子想一想也很清晰明了吧,月某人。”
“但我那时候还小嘛!再说那时候仿生材料已经很普及了,我没发现不是很正常吗!”
“哼,随便你怎么说。然后呢?”
“至于他是为什么来家里的我已经不记得了……总之真的开始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变得和家人一样了呢。”
“家人……吗。”
“在妈妈外出工作、我又不能出门的时候,一直是他陪着我哦!非常温柔体贴,完全不像其他人一样一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说实话,那时候我觉得很高兴……很幸福。”
“脸都记不清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倒是记得很清楚嘛。”
“才不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说出来你肯定会笑我的……其实我那时候……看到他温柔地对我笑,内心就会变得很温暖……我大概……很喜欢他吧。”
“……”
“对一个AI产生感情很奇怪吧?明明只是编写好的程式和演算结果得出的行为模式,我却把它当做是真心关心自己了呢……很傻吧,嘿嘿。”
“……哼,确实是有够蠢的,小姑娘。”
“大概是七年前吧,他突然因为生病被送走了,现在想想应该是程式出错了送去维修了吧……但是我再也没见过他呢。”
“……为什么?”
“不知道……那时候他还微笑说‘一定会再见面的’,但这七年来音讯全无,根本是个大骗子嘛!……不过那时候信誓旦旦地说着‘我一定会救你的’的我好像也没资格说他呢,现在我连他在哪里,甚至是否还存在都不知道呢。”
“所以说,你为了救一个不知道被送到哪儿去的AI,才跑来研究AI的?”
“就是这样!虽然长大以后我开始意识到其实他并不是人类,但我还是一直坚持很努力地学习、锻炼,就是为了以后有一天能帮到他嘛!”
“即使他不是人类?”
“嗯!”
“这样吗……还真是一段冗长乏味的励志故事呢,月某人。”
“一开始问我怎么来研究室的就是你啊!现在听完还说无聊是想怎样!”
“哼。”
看着身旁站着的那个黑白配色的智能机器人,希月心音只能恨恨地在心里暗骂一句真是讨厌的熊猫,如果嘴上说出来,一定会被嘲讽是黄雏鸡的。
实际上,这个仿生机器人中搭载的AI程序是心音一年多之前来到实验室时无意在电脑深处的犄角旮旯里发现的。据他自己所言名叫夕神迅,用了程序编写者的姓和不知道谁取的名而组合成的,似乎在有感情和个性的AI在受到人们认可的一两年之前就衍生出了感情,因此分解了机体而将程式作为实验材料封存在电脑里。工作能力虽说一流,但个性实在是极其扭曲,不管纠正多少次都不会好好喊自己的名字,还经常出言嘲讽挖苦,尽管相处了一年多,心音也只是从最初气得跳脚到变为如今勉强能够忍耐罢了。
至于心音为何启用了这个被封存已久的AI,一是由于工作需要,有一个现成的进化程度较高的AI能成为很大的助力,二是……交涉过程中当这个任性的AI提交自己的机体设计图并表示如果不是这样的机体就不会合作时,心音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究竟是为什么,连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但事实是自己几乎天天都被这个嘲讽技能满点的AI气个半死就是了。
这次也是一样,本来以为他对自己产生了兴趣和好感,能期待他温柔一点呢!真是想多了!
心音一边处理手中的工作,一边气鼓鼓地想。
“不过,”方才一直在沉默的AI突然开了口,吓得心音手下的代码差点敲错一行,“我不认为那个家伙对待你的方式完全是出自程序和计算。”
“哎?什么意思?”
“无法解释的报错弹窗,大量涌入的超出处理能力范围的不明信息,难以冷却的机体温度……等等,这些都是不会说谎的。”
“……哎?”
“真是跟七年前一样的傻丫头啊……心音。”
“哎!!!你刚刚……是好好叫了我的名字没错吧?!我没听错吧?!”
“哼……随便你吧。”
迟钝得无可救药,不过这样也好。
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END



文末的废话:
这个AU在我脑子里躺了好久了,但是因为文力不足迟迟没有动笔。最近被六代的夕心糖炸得飞起,想想还是赶紧产出来吧ww
事实上这个设定的灵感是群里那时候讨论心音为什么会接受夕神的时候想到的,虽然原作夕神一定是因为非常真诚地对待心音所以才让她感到了安心,但如果干脆听不到心声呢?于是就这么想了下来。
这里设定心音小时候的能力应该比原作中还要更强一点。以及我个人认为心音对想明白的问题绝不会逃避,但对不明白的事情就很迟钝,因此就这么表现了。
夕神看上去一直在放嘲讽然而芯里爽得要死。【划掉】设计图的话是跟七年前相似的外貌,类似游戏里七年前到七年后的变化,一方面是保留原制造者的设计,一方面是希望心音至少能想起来。
设定洞还是多到飞起,人物性格也ooc到不行,求轻拍_(:з)∠)_【喂】

【夕心】守护

公主与骑士AU
预警:含微量真理×辉夜。题不对文,放飞自我的脑洞产物。文笔没有,设定没想完整,时序混乱,bug成群。极度ooc,雷。

1
当看到落入自己陷阱里的并不是预想中的小公主,而是一个骑士时,亡灵少有情绪波动的内心头一次因为计划出了差错而感到无比烦躁。
“那个小丫头在哪?”
被困的骑士没有对这丝毫没有感情起伏的冰冷声音做出任何反应,沉默不语。
我都忘了骑士这种生物有多愚蠢,亡灵愤愤地想到。
“无妨,”亡灵冷笑着抬手召出几只被黑魔法感染的野兽,“既然她的骑士先生在这儿,一个小丫头跑不了多远。”

2
没有人会料到沉寂已久的黑魔法会再次兴起。被感染而成的魔物毫无征兆地肆虐各地,而拥有特殊净化魔力的希月王族自然成为了对抗这次危机的中坚力量。
就在魔物节节败退,当人们即将讨伐这次动乱的始作俑者——代号为亡灵的黑魔法师时,女王希月真理被暗杀、大法师夕神辉夜为了复仇下落不明,一系列的变故造成的颓势无可挽回,骑士夕神迅拼尽全力才带着年幼的公主希月心音从化为一片火海的国都逃了出来。
心音虽然继承了一族特有的净化的力量,但11岁的少女还无法很好地运用自己的力量。
一定要守护好她,哪怕付出生命。
骑士低头看着怀里哭累了昏睡过去的公主,在内心立下了誓言。

3
感染了黑魔法倒在林间小路中央的小动物,显而易见的陷阱,但对年幼而同情心泛滥的小女孩来说并不是这样。
在夕神迅制止之前,希月心音已经快步跑了过去。
夕神迅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小公主即将踏入陷阱之前,迅速地把她推开。

4
“公主殿下。”
被困在魔法物质编织成的牢笼里,夕神迅无法像平常一样用摸头安慰那个哭得一塌糊涂的小姑娘。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只得放软了声音:“心音。”
小公主终于稍微安静了下来,夕神继续说道:“这里很危险,你先逃到安全的地方,我稍后就来,”夕神停了一下,又特意加上一句,“我不会有事的,不用担心。”
“可是……”
看着心音明显没有去意,夕神只得吹了声口哨唤回了之前放出去侦查的银。
一定……要逃出去啊。
夕神盯着被银驱赶不得不离开的小女孩的背影这么祈祷着。

5
亡灵没有等待很久,其中一只放出去的野兽便满身是血地跑了回来,叼着一条染满鲜血的发带。
“前功尽弃了呢,骑士先生。”
亡灵不带感情的嘲讽回荡在耳边,夕神的表情错愕了一下,又很快恢复了镇定。
心音,一定还活着。

6
“真是险啊,”留着像刺一般尖利的头发的男人收起手中的剑挠了挠头,“再晚一点就要被吃掉了。”
“谢……谢谢您。”
心音再清楚不过,如果不是这个过路的剑士,自己一定会死。
一旦离开了迅哥哥,我就什么都做不了了吗……

7
从小就有相当强大的魔力而备受期待,母亲的教导也格外严厉,但心音不喜欢这样严格的对待,繁杂的课程经常能逃就逃。
母亲为此责骂的时候,那个温柔的骑士总会为自己求情。
“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好公主殿下的。”
“你啊,不能总惯着她。”真理总会微微蹙眉,而辉夜也在一旁笑着说些缓和气氛的话。
到了最后,这样的对话总会发生一遍又一遍。

8
心音知道夕神那时是为了安慰自己而说了谎。
因为自己的过错,害他陷入了险境。
想要打倒造成一切灾难的坏人,想要拯救他。
一定要变强,这样的愿望前所未有地强烈了起来,以至于当眼前的剑士打算离开时,她不顾一切地喊了出来:
“请您教我战斗的方法!”

9
确认没有追兵后,夕神迅才稍微松了口气。
自从落入陷阱被亡灵施加了黑魔法丢在地牢里自生自灭,这样的出逃计划就在他脑海里逐渐形成了。
整整七年,才终于让他找到了机会。
没想到当初心音赌气为自己施下的“祝福”会成为这七年间支撑自己的护身符和强心剂。

10
“祝福”是希月一族净化的特殊力量的衍生产物,将祝福者的部分净化力量赋予被祝福者,能够抵御一定的黑魔法的侵蚀,祝福者与被祝福者也因此会建立起一种联系,能够感知对方的存在。
而条件则是祝福者亲吻被祝福者的额头,同时需要注入真挚的感情才能成功,也就是说只能是关系亲密者。至于感情,亲情、爱情、友情等等,并没有限制。
当时心音向真理抱怨真理一直和辉夜待在一起却不陪她。实际上真理和辉夜的长期相处很大一部分是出于处理公务的需要,但辉夜却一手揽过身旁的真理挑衅地说:“那是当然,我们可是有祝福的亲密关系哦!”于是在庭院里练剑的夕神迅意外地看到了哭得眼睛红红的小公主一路向自己飞奔过来。
夕神蹲了了下来平视着仍在抽噎的小公主,询问还未出口,只感觉额头上一阵柔软的触感。
心音努力踮起了脚亲吻了一下骑士先生的额头。
微弱的青色闪光消失后,夕神仍呆呆地努力消化着刚才发生过的事,只感觉脸越来越热。
“这样迅哥哥就是我的了!”
眼前的小姑娘明明脸上还挂着没擦干净的泪珠,表情却认真得不可思议。

11
也就是凭借“祝福”,夕神十分确定心音还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呼吸困难,身体仿佛要被撕裂一般,就算有“祝福”,身体也很难撑住黑魔法的侵蚀。
不过现在没有时间管这些了。
一定找到心音。

12
“你真的打算一个人去吗?”成步堂龙一看着整理行装扮的希月心音,一边感叹着七年间这个孩子的成长,一边不禁为她担心。
心音一边把一把轻剑别在腰间,一边坚定地回答:“是的!我有必须要做的事。”
“真是抱歉没办法跟你一起去……”
“没有的事!我还要谢谢成步堂先生对我的照顾呢!”
各地仍然魔物横行,正是缺人手的时候,作为重要战斗力之一的成步堂自然也很难走开。
“祝你一路平安。”

13
随着魔物愈加猖獗,各国已经不允许军队以外的普通群众前往亡灵盘踞的东方大陆了。心音等待观察了几天才终于找到穿越高高耸立的城墙的机会。
正当心音打算趁着夜色悄悄潜入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你在做什么?”

14
心音惊恐地回头一看,只见一个高大的浑身裹在漆黑外袍里的男人,脸上戴着一个面具,几乎没有露在外面的皮肤,唯一露出的手套与袖口之间的手腕即使在月色下也能看出不同于正常人的苍白。
看到不是守卫,心音松了一口气,接着小声回话道:“如你所见,翻墙啊。”
“那里可是魔物的大本营,你是急着过去送死吗小丫头。”
“我知道,但我有一定要完成的事,”心音停顿了一下,“一定要拯救的人。”
对面的男人静默了许久,才开口:“正好,我也要去找那个家伙算账,搭个伴怎么样?”
心音的眼中闪过一丝警惕:“你的身上有黑魔法的气息。我凭什么相信你?”
“哼,”男人冷哼一声,用右手点了点头,“我想害你不用跟你说这么多废话。我可是知道去那边的捷径哦,况且……”
男人停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可听说那里有个感染了黑魔法快要死在地牢里的倒霉蛋哦?”

15
心音整了整身上的毯子,靠在树下看着那个坐在火边守夜的男人的背影。
刀法一流,战斗能力完全挑不出刺,但性格却很古怪。初次见面心音想要自我介绍时以只是临时的合作关系名字之类的多余的信息不需要为由制止了,从来不脱面具,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睡眠很浅,每次心音想趁他睡着时看看他长什么样,每次手指还差几厘米就能够到的时候都会被他抓住手腕移开。
虽然是个奇怪的人,说话也很刻薄,但是……
心音低头看了一下裹着绷带的手腕,明明只是受了一点轻伤,就被这个男人强迫着早点休息,不由分说地替她担任了守夜的工作。
是个温柔的好人啊。

16
在心音经过七年的锻炼后已经不逊于母亲的能力和那个男人熟知的暗道捷径的双重保障下,两人避开了魔物的大部队相当顺利地来到了亡灵的老巢,所见到的只有吞噬了过多的黑暗物质而变成怪物的黑魔法师。
黑衣的男人吸引着怪物的全部攻击,而心音则趁机潜入巨大怪物的核心释放自己的净化力量。
怪物感受到了身体内部的异样,宣泄的攻击则随之变得更加疯狂。
稍有不慎就会被黑暗物质反噬,为此心音集中自己全部的注意力净化着眼前的污秽之物。
直到看到那个男人被怪物刺穿腹部的瞬间。

17
片刻的分神导致本来已经逐渐萎缩的黑暗物质重新暴动了起来,心音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脑海中划过种种自己失败的可能性,内心根本无法平静下来。
就在这时,她分明清楚地听到那个声音:
“心音!镇定下来!”
她突然什么都不怕了。

18
怪物在两人的合作下轰然倒地,各地的魔物由于失去了效力的主人而斗志涣散,很快被消灭了。
危机结束了。

19
所幸男人腹部的伤并没有伤到要害,而男人也坚决拒绝了心音的帮助。
“既然一切都结束了,那么再见了。”
但没迈开几步,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倒了下来。
一路上靠着“祝福”的效果和自己强大的意志力才撑了过来,紧绷的弦一松就不可抑制地垮了下来。
心音赶紧扶住摇摇晃晃的人,仔细检查了一下,脸色一下子凝重了起来:“你受到的侵蚀太重了。”重新释放出净化的魔力试图净化他所受到的侵蚀,却被虚弱的男人按住了。
“只要能结束这一切……我的命……无所谓。”
只要确认你能好好地活着……
一向坚强开朗的少女闻言突然大哭了起来,仿佛要把七年间没有发泄的情感全部发泄出来一样。
“迅哥哥真是……笨蛋!”

20
“原来是我露出了破绽吗……我还真是大意了。”夕神迅看着身旁明显一脸小得意的心音,不无自嘲地说道。
“夕神先生受到的侵蚀太重,我没办法全部消除呢,真是很抱歉……”心音的脸一下子又垮了下来。
夕神叹了口气,自己从七年前就对她这幅样子没办法,习惯性地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只换来一句 “我可不是小孩子啦!”,但是手并没有被拍开。
“你还差得远呢,对我这种无药可救的家伙不就地处决,反而放任我在阳光下活蹦乱跳,胆子真大啊。”
“嘿嘿,不用担心,我会好好看着你的哦!”
“真是自大的小丫头……”夕神伸手将心音圈在怀里,“那你可得做好一辈子的觉悟哦。”

END

一些废话和没说清楚的设定补全:
万万没想到我竟然会动手写文……
好像把心音家能力设定得太bug,不过本来游戏里心音就很超能力,况且我很想写一写亲额头的脑洞哎嘿。
在我的脑洞里希月家是王族,而夕神家代代辅佐,所以两家之间的关系还挺亲密的。
与其说是黑魔法,倒不如说是黑暗物质。除了净化之外其他魔法只能对其进行驱散,但不能消灭。设定亡灵相当于这黑暗物质的本体,而普通的生物被感染后会逐渐失去理智无意识攻击,身体也会有相当不适的症状,轻度的可以被净化,而重度的可以缓解但不能根治,一般到这种情况必须杀死以防伤害到别人,所以会有结尾那段对话。我设定是夕神不会死,但必须依靠心音不断净化新生的侵蚀保持理智,也算是某种束缚一辈子的状态吧。
至于心音为什么之前没认出夕神,一个是夕神故意挡着不让看,一个是我觉得夕神七年间声音还是有点变化的,而且惯用武器也由剑变为了刀,一个是祝福虽然能互相感知存在但不能定位,最重要的是心音本身在我看来就是有点迟钝的,我认为心音不懂的事会迟钝到死,但一旦开窍了就非常直球。
心音是亡国公主虽然很没人性,但既然公主不再是公主,就可以和骑士在一起啦!【被打死】
不得不让成步堂路人了一下,没有仔细设定,但因为是为了推动剧情而出现的角色就不要在意了【你】
设定上还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性格也ooc得不行,为了圆脑洞我已经拼了……见谅_(:з)∠)_

关于声音,关于音乐,你可以拥有这些网站

Yukoのメモ:

设定控:



1.rainymood




@亚尼大帝


这个网站http://www.rainymood.com/ 超级棒的。只要打开网页就一直会有静谧的雷雨声,窗外瓢泼大雨一样。绝对安稳躁心,实在是写文画画做设计解题看书记单词的最佳伴侣。


@潇玄荒


这两天微博好多人转了那个雨声的网站【http://t.cn/h9UEW】,然后今天看到有人推荐和豆瓣的一个30首电影原声【http://t.cn/8FNFuIp】一起听。我听了一下超赞!所以我就四处翻找下齐了那30首原声,然后按照豆瓣那个顺序拼在一起,加上雨声做了一个混音。下载:http://t.cn/8F0rHni


 


2.Book track studio





http://cdn.booktrack.com/studio/index.html#!/


@FMARE_菠萝包沾满番茄酱  微博达人: 我经常看文写文找不到合适的bgm,今天发现了一个拯救我人生的好物!!!Book track studio


这个网站可以自己上传文字然后选中其中的段落配上bgm~音乐数据库超丰富,而且按照故事题材和氛围分类,真心很好选!等周末慢慢捅咕~~XDDDD用chrome的可以下这个的插件用w更方便~


3.Bird Song(百鸟之声调频)




http://www.radiobirdsong.com/page009.html


全部内容只有录播各种鸟叫的电台。


4.MacaulayLibrary:康奈尔鸟类图书馆





http://macaulaylibrary.org/ 


美国康奈尔大学创办的全球最大最古老的自然声音档案馆,该馆是鸟类学实验室存有生物音频和视频科研档案,现在所有档案都已经全部数字化。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登陆网站试听,最早的档案甚至可以追溯到1929年。


5.mynoise



http://mynoise.net


各种背景声音制作器。相当便利,不过似乎只提供给捐赠用户下载,当然了,可以用各种录音软件来解决




6.SoundSnap



http://www.soundsnap.com/ 
有着非常丰富的音效库,这些音效被索引在16个分类里,这16个分类包括动物、人、音乐、自然、运动、交通工具等等。每一个分类下的音效数量都有标明,粗略统计将近有10万种不同音效,并且这个数目还在增加中音效格式分为mp3、wav和aiff三种格式,大部分音效只有前面两种格式。所有用户均可免费下载。在用户下载之前,可以先试听音效的效果。




7.SoundBible免费音效素材分享下载网



http://soundbible.com/ 


提供WAV和Mp3格式的声音片段,分类详细;每周更新一次,所有的音效资源都可以打包下载,优质的音效素材不多,喜欢的就加收藏吧。




8.Soungle声音搜索引擎





http://soungle.com/   


简单而快速地找到各种声音 




9.midomi



http://www.midomi.com/  


通过声音搜索歌曲 ,通过哼唱一小段歌曲,你也许能在这里找到原音下载




10.全音网



http://www.tingall.com/#!/


推荐关注镭射狗组合 地狱边缘 two step from hell


 史诗配乐Epic Score




11.万宇游戏音乐图鉴





http://hi.92wy.com/vgm/all-new-1.html


金龙哲:【夜间福利】发现一个非常非常棒的电视游戏音乐原声大碟下载站。提供任天堂、Namco、Konami、Capcom、SE等游戏大厂80年代至2010年出品的1000多张电视游戏经典原声CD下载,链接都是有效的!速度还可以!绝对是好地方啊啊啊啊啊




12.SpaceSounds



http://www.spacesounds.com/ 


太空声音探测网是一个通过电波脉冲探测来寻找星空声音的网站




13.Sonm.es



http://www.sonm.es/  


世界声音艺术博物馆是一个公共社会化的音乐数据库收集平台,已经拥有30年的历史,该数据库汇集了世界各地成千上万艺术家的天籁之音(需注册)。




14.自然音效分布图平台



http://www.naturesoundmap.com/




15.AOP音乐网址导航



http://www.aopmusic.com/


AOPmusic是一个音乐导航,内容包括国内音乐博客、国外音乐论坛、国外音乐网站、在线音乐网站、音乐资讯网站、音乐搜索引擎和音响器材、唱片购买。感谢开心就好提供




16.Anison.info



http://anison.info/ 


日本动画歌曲大全是日本的一个老牌的日本动画、日本游戏中的歌曲、音乐、伴奏等音乐素材资源,该网站历史悠久,可以找到日本所有的的动漫音乐资源。网站只支持日本语言版本,不过使用谷歌浏览器来自动翻译的话,用户也是可以找到想要的动漫音乐资源的,目前已收录8万多首歌曲,注册会员3万多,虽然论坛不是很活跃,但是论坛里面的内容资源是相当不错的。


17.bilisound



https://bilibili.fm/nico/  


bilisound x nico music 不是一个音乐网站,但是她能下载并转码niconico video、哔哩哔哩的视频和mp3


18.蜜柑丼



http://kiko.fuyu.gs/micandonburi/ 


V家歌曲原曲MP3 歌词 midi p主等资源


19.东方同人录网站





http://www.tongrenlu.info/ 


收录大量东方同人曲目,在线试听和下载


20.小众乐器实验室-----人人都是演奏家



http://bbs.kmway.com/


21.MU6.ME:免费音乐上传分享平台 



http://mu6.me/


免费,快速,简单易用的音乐分享空间,可以上传你的音乐文件(MP3格式),并分享至全世界。


该网站使用非常简单:进入网站,点击按钮上传文件,如果你的浏览器上没办法正常上传,网站在右下角还贴心的提供“Basic Uploader”切换到简易版上传器。上传后会自动产生音乐页面,并有Flash音乐播放器来支持在线播放,Mu6.me提供链结以及Embed代码,方便用户通过Facebook、Twitter、Delicious分享或者嵌入其他网页。目前没有文件保存期限与上传大小限制等说明。


另外,推荐我们主页另一篇文章《国外音乐网站




如果想掌握更多资源,希望各位关注本主页


微博:weibo.com/p/1005052142733793


人人:page.renren.com/601651298?id=601651298